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bbin网页版地址:羊年日历

文章来源:天天营养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15日 01:06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天天营养网20180815最新消息,原标题:羊年日历。(责任编辑:闻人皓薰)

bbin网页版地址:�公车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东西,一回一去,从城市的这一端到那一端。可以带走无聊的人的许多时间,更可以带去人因为无聊而产生的杂思乱想。林浩坐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坐到终点站,下了车哪里都没有去,直接又坐车回去了。坐到某一个广场的时候,林浩的神经动了一下。隐约想起,在网上看到的,这城市的哪个X聚集点好像就是那。犹豫了两秒钟。想着反正也没事情做,就下了车。默然地转了一圈。并没有像想象一样能遇见什么。看着身周的高楼大厦,竟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什么酒吧,什么按摩所,徘徊了一下,终究没有进去。“那样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并不是自己坚持的,那么得到了又有什么意义。”终究还是上了车,带着依然落寞的心情回去。或许是注定孤独。一个人世界,有几分安静,也有几分凄凉。没有回学校,吃了点东西,直接上网吧去了。林浩刻意找了个偏僻的位置。坐定之后,没有游戏,却开网页浏览。这一次自动占多数。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觉得这样能满足心里,能麻痹心情。“白素贞,哪里走?”法海严厉一声喊到。林浩本来想扮吃惊受吓,温柔矫情的声音说:“又是你这个死和尚,你……”才说到一半就断了,心理有些什么阴翳一般,不敢放开。“要不我们去教室上面吧?”小李建议。“哪里有教室?”“就我们班的教室,现在没人,上那里练,没那么多人。林浩你要放开,没关系的,都是自己人。”“我尽量吧!”林子浩回到房间,因为也是来的时候是空身白手,所以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,只有一幅画,是自己买的也是向陆承天要的银子,也不打算要带走,直接宽衣准备睡觉,躺在床上,却没有睡意。心里想着明天该先去哪里找子杰,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要见到子杰了。也不管之前是怎么回事,也不追究有没有错,只想再见子杰,和他在一起。陆承天就在子浩这样的思想中,急促地闯进了子浩的房间,看见子浩在,心安了很多。走过去。当子浩意识到陆承天进来时,陆承天已经走近到面前:“子浩,原谅我好吗?我真的不想失去你,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……”“你不要说了。”子浩强忍着自己的情绪。气氛有些沉闷。陆承天的眼神总落在子浩身上,子浩却避开眼睛看向另一边。陆承天的眼光落在子浩的颈脖处,看着子浩的锁骨,心跳加速,身体有发热的感觉,虽然强制着情绪,但越来越难以控制,顷刻间像脱缰的野马,再也控制不住,不顾子浩的挣扎,双手拖住托住子浩的脸,身子就压上去了。子浩扯拉着陆承天的衣衫,挣扎着要把他推开,终究没有陆承天的力气大,只能无奈陆承天的放任。陆承天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,只顾着发泄自己压抑久已的情绪,疯狂的吮吸着子浩的寸寸肌肤。伸手就要拉看子浩的衣服,林子浩已经不挣扎了,陆承天以为他是默认同意了,更加放任,脸渐渐往子浩的脸上移走,却无意看见子浩无助的眼睛里闪动着泪光。陆承天被狠狠的击打了一下,顿然醒悟,停止了动作,退在一旁,口里不断道歉,林子浩只是沉默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“你真的要走吗?”陆承天失落地说,声音里依然充满温柔的疼惜。“恩”“你有什么需要,比如说要不要些银子。”“不用了。”“那……你要听真相吗?”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我不想知道,是不想把你曾给我的温暖,一一抽走,我,我从来没恨过你”“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就跟我说。”只说一句话,陆承天落寞离开了房间。子浩把脸转向里头,怀着错综杂乱的心情久久不能入睡。�

羊年日历最新消息

�����

回到座位,不知道做些什么好。拿出练字本和笔练字,却不由自主地写下“范熊乐”这几个字。还反复地端详,偷偷地瞥看了一眼他,他在忙着自己的事情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林浩竟有兴趣画画,很有心思的画了一只胖乎乎的笨熊,就在“熊乐”两个字的旁边。林浩端详着,傻傻地默笑。开始几天彩英虚弱,都是躺在房里,渐渐恢复了神采,可以走动之后,便如她所说,作奴作婢,担当起家里衣食住行的活儿。一开始还好,渐渐地,子浩和子杰都觉得不尽自在。做什么也不那么随心。多了一份介意似的。陆承天倒不闻不闻,不怎么介意。彩英也尽心尽责,什么事情都做得好好的。只是让子浩有些不开心的是,渐渐的,子浩觉得彩英对子杰特别地好,好在什么地方,一言半语也说不清楚,只是觉得她看子杰的眼神总闪射着异样的光。而每次看见他们稍微靠近一点,心里总是有些莫名的落寞。第二天早上醒来就看见子浩爬上屋顶上呆呆地看着远方。子杰便爬上去:“一大清早爬这么高不怕着凉呀?”“就是想吹吹风而已。”子浩淡淡地说。“怎么不去弄早餐?”“不是有彩英吗?哪里还要我动手。”子浩把彩英两个字说得特别清楚。话中有话。“谁惹到你了吗?你好象不开心?”子杰看到子浩的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,关心地问。“那个彩英好象对你很好哦!”子浩说话,也不看子杰。像是自言自语,装着是很随意的样子。“哦,呵呵,你不会是吃醋了吧。”子杰笑笑说。子浩没有反应,还是静静默默的。子杰见子浩这样,知道他是认真了,也不敢玩笑。看着子浩落寞地神情,子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。虽然自己并没有那心,但他的确得承认,彩英是对自己很好,甚至还表现得很明显,嘴里总是以救命恩人的话,什么照顾呀,侍侯呀,事事都做得无微不至。也难怪子浩会这样的想。子杰看着子浩带着犹豫的神情,心里也跟着失落起来。轻轻地挽住子浩:“子浩,你还记得凤彩吗?那时候我们出于好意救了她,她却让我们分散天涯,我们的心不需要太多的承诺,我只是不希望,彩英会是另一个凤彩。”子杰轻轻地说,言语不华丽,却很真诚。子浩转过头,眼睛看子杰:“对不起,是我太小气了,我想太多了。”其实想想,除了一些问候和关怀之外,并没有什么。子浩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不快乐,自己也说不出个根本,或许真的是自己太在意了。“是我不好,忽略了你的感受。”子杰抱歉地说。两人边靠在一起,不在说话。虽然开诚布公地说出了心里的话,也体谅和理解了彼此的心迹,毕竟事情是存在了,心里难免有些疙瘩不能扶平的。只是林子浩并没有表现出来,他不想让子杰因为自己而难过。“那你想我怎么不报答。”

相关链接:

描写冬的诗句古诗

bbin网页版地址:网上有免费装修设计吗

哪款车是L

长沙磁悬浮

国家高速和省高速区别




(责任编辑:闻人皓薰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